草根作家的激情三部曲_猎焦网
猎焦网 首页 人物 查看内容

草根作家的激情三部曲

2015-10-6 10:56 admin 苏雁滨 5星文学网分享
0参与

图为:作家章社友


草根源于自然 作家源于生活


《青年导报》记者 苏雁滨


   人物小传:章社友,字运龙华禹,号神马。生于1954年,河南西峡县人,是著名作家乔典运的得意门生。他自1990年开始发表文章,创作了大量以农村为题材的文学作品,文笔细腻,笔锋锐利。其作品《雨过天晴》、《醒悟》、《如梦人生》等分别发表于国家优秀期刊《莽原》、《人民文学》、《当代》、《啄木鸟》上,并被《当代作家》陈列馆收藏。新闻报道在国家级媒体发稿600余篇。

   日前,记者应邀参加了小说《西峡口》的发布会,“草根作家”章社友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,并用朴实的语言回答了引人关注的五问,从而让我们更为深刻地了解一位“农民作家”穿越岁月的沧桑,借文字见证时光的琉璃。


图为:《西峡口》封面


一问:“草根作家”、“农民作家”由何而来?


   记者:中国从古至今对于作家,总是赋予它神秘的内涵,人们总是愿意从神秘的文字里窥察作家的身世与思想,而把你称作是“农民作家”仿佛便是把隐秘裸露在读者眼前,而且我们也都想知道“农民作家”是从何而来的?而你对这些又是怎么看的?

   章:“农民作家”最早是从媒体传出来的,最早称我为“土作家”、“土记者”,后来传得多了,就变成了“农民作家”。其实从我内心来说,我很喜欢这样的称谓,虽然我称不上是作家,但农民却是我真实的体现。一方面我本身就是一个农民,从小成长于农村,生活在田间,农民的喜怒哀乐,农民的辛勤劳作,在我身上也都存在。而且对我来说农民便是我的亲人,是我一切文学创作的灵魂。另一方面一直以来我都自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文学爱好者,自始至终从未奢望过当什么“作家”,只不过算是看过一些书,有过一些不一样的感受,写了一些关于农村生活的文字罢了。所以说“农民作家”、“草根作家”其实是对我的赞誉了。


二问:著名作家乔典运与你有何渊源?


   记者:从你的文章和自序中不难看出你对恩师乔典运的尊敬与怀念。从二月河先生给你写的序中又不难发现恩师对你的赞扬,对你来说,你是怎样看你的恩师,而且你们之间有什么渊源?他对你有着怎样的影响?

   章:其实我爱上文学创作缘于乔老,而且我与乔老之间还有着一段谜一样的故事。连我之前的旧居也是乔老的故居。“文革”时期,乔老被批斗,生活受尽磨难。他给生产队放牛,就让我骑在牛背上,给我讲故事,我听得入迷,有时甚至忘记了吃饭,乔老就让我吃他带的干粮,自己却喝些凉水,每次我要还与他时,他总是拍拍我的小脑袋,打趣地说:“我是你的老师,你可得听老师的话呦。”后来时间长了,乔老见我总跟着他,他担忧地说:“社友,我是‘坏分子’,你跟着我,就不怕你爹揍你?”我朗声回答到:“不怕,老师是好人。”后来上了初中,我一有空就到乔老家里,聆听他的教诲。当乔老出名后,我再去见乔老,他依旧同往常一样,教给我更多的是如何做人。他说过这样一段话,至今我还记忆犹新,他说:“社友,你要记住,人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能忘本,现在有很多人抬爱我是作家,其实我不配,才上几天学就能当作家了?也不过是写了一些文章罢了,你千万不要迷信什么‘作家’。要踏踏实实地做人,把人做好了,写出来的东西才有生命力,才有意义。我认为只有扎根于老百姓中,投身于丰富的生活里,才能写出好作品。记着无论以后如何,你要知道只有跳出为当作家而当作家的圈子时,你才会有精彩的文章展现!”上次出书前,我约二月河先生写序,一见到他,他便和我谈起恩师,又增加了我对恩师的思念。其实乔老对我来说,不仅仅是我启蒙的导师,更是我学习的榜样。


三问:对新出的三本书有何自我评价?


   记者:从去年出版的新闻集《天道酬勤》、诗集《龙乡颂歌》到今年的小说集《西峡口》,这一定注入了你多年的心血,对这三本书你怎样评价?它们三者又有什么联系?

   章:的确,三本书贯穿了我几十年的心血,虽然不尽完美,但也算是这么多年对我文学创作的一种总结。新闻集《天道酬勤》是从十几年来在刊物上发表的一些新闻报道编辑而来。这本书,其实是改革开放以来对西峡自力更生,艰苦拼搏的精神记录。其中的文字也都是我对实地考察后的纪实报道,从未有过故弄玄虚、哗众取宠、堆砌辞藻之意,更多的是书写一种精神,表达满怀的敬意。因为在我看来,文艺是大众的文艺,文学是大众的文学,文章只有越深入大众,越深入生活,越朴实,读者才越喜欢,反之,读者是很讨厌的。诗集《龙乡颂歌》编录了我自接触文学至今的诗词作品。无论是“叙事诗”还是“抒情诗”都是我内心世界的体现,虽然不尽完美,但在我看来至少是我对西峡人或事的一种解读,一种感悟!小说集《西峡口》是以一种回忆录的形式撰写的,因为自我觉得这是描写西峡人革命历程的一本小说,以第一人称的手法,是想让更多的西峡人看到自己的影子,也让更多的读者了解西峡曾经的艰辛,从而抒发西峡人爱党爱国的情怀。

   这三本书的联系,在我看来他们既是统一的整体,又是分流的个体。有朋友多次告诉我,应该把这其中的联系写在序里,我考虑再三,还是未敢动笔,因为我认为文学作品的联系,是读者内心深处对事件或是对作者的一种感悟,我怕写出之后,会有“误导”读者之嫌,所以说我更希望听到读者对我文章的评论或见解,就算被评得一无是处,我也是很高兴的。因为从内心深处来讲,“一滴水珠反映一个太阳”。我愿从历史的一个侧面反映民生,以一个农家人的眼光描写一种乡土的美景,当然我也力求写得风趣些,好让读者读起来轻松愉快。


四问:作品的出版有何经历?


   记者:每一部文学作品的问世,一定都汇集着作者的辛酸与坎坷,你能向我们说说出书背后的故事吗?

   章:其实最早想出书,是前十几年的事了。那时乔老刚走,本想出本书,表达对老师的怀念与感激,但由于自我感觉当时的文学作品还比较单薄,文字也显得生疏,我也怕丢了老师的颜面,于是便搁浅了这么些年。一直到2010年12月西峡召开第二次文代会,文联在争议声中邀我参加了这次会议,会后有人议论说章社友没出过书,怎么还来参加文代会?再加上县乡领导对我的鼓励与资助,我才意识到不出书是不行了,到了必须出书的时候了。后来书本面世,我真的不敢到新华书店或报刊摊上去看,不是惧怕书卖得不好,而是怕被读者唾骂,但哪知举行仪式当天我拿了200套书,本想赠送参加仪式的各界朋友们,心想肯定会有剩余。谁料竟被宾馆朋友们及外界朋友们哄抢一空。自16日到20日,天天有人打电话要买书,就连卖书的,中介所、售房部、学校都有朋友要求买书。许多读者来信、来电告诉我,他们爱不释手,把书常常随身携带。听到这些,我真的连做梦也没想到,一个从未出过书的农民写的文章竟让读者如此喜爱,我很激动,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!回想风风雨雨坎坷曲折一路走来,我一直坚信追求真理,真理必胜,无怨无悔,永远向前。因为人民大众是写作的对象,火热的生活是写作的源泉,写作的宗旨是弘扬真善美,抨击假恶丑。写作灵感来源于现实生活,写作的动力源于不懈的追求和顽强的毅力。只有在塑造形象中获得无穷的乐趣,在写作过程中陶冶情操,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文学撰稿者。


五问:今后你所想象的文学之路是怎样的?


   记者:从与你交谈中,我发觉你既是一位极具责任感的西峡人,又是一位朴实的作家,今后你是延续这种朴实,还是钟情于唯美?

   章:谢谢你的赞誉,其实这也是我始终在思考的一个问题,但答案却是始终如一的,就是延续这份质朴。草根,就应该永葆其农民的憨厚、善良和诚实无伪的本色。我有时在想既然上天赋予我创作的天赋,对社会的独到认识,那我就应该回报社会,像太阳那样向世界倾洒她的光和热,而始终不求回报。因此不管是出书,还是出名,我始终还是我,一直没有变也不会变。

   对于今后的文学创作,我是这样想的,既然所有的牌子都是自己砸的,那么作家或是撰稿者也不例外,谁都不可能成为文坛上的常青树。学无止境,山无永锋,只有不断地学习,才能尽可能地延长自己的艺术生命。倘若有一天被读者厌弃,那我便再回田间,触摸自然,感悟生命。

   记者:感谢章老师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,也衷心地祝愿你在今后的文学创作中,扬帆起航、再创佳作!也期待你的新作。

   章:下一本《警世箴言》已交作家出版社审定,将于近期由作家出版社出版。还有一部电视剧本也正在酝酿中,希望到时得到朋友们的捧场!谢谢。


资料图片引自百度搜索


记者感言


   几本文集凝聚了作者几十年的心血,见证了一位农民作家在艰苦环境下坚持不懈、持之以恒地耕耘与付出。尽管他已年过五旬,尽管外界对他褒贬不一,他饱受争议,但他却始终执著地追求,因为他从未被种种世俗所扰,而是始终以一位清醒的草根姿态面对生活,书写人生,正如二月河先生序中所说:“沉甸甸的三本集子凝聚着章社友对文学事业的执著追求,凝聚着他的委屈、眼泪和心血,社友不易啊!我坚信,社友将是大器晚成,后发勃起的实实在在的当之无愧的农民作家。”


(本文刊发有删节)


责任编辑:易白


编辑:admin
本站作品,转载请注明出处,违者将被追究其责任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