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年作家丘文亮曾经的文学之路:孤飞_猎焦网
猎焦网 首页 奇谈 奇人 查看内容

青年作家丘文亮曾经的文学之路:孤飞

2015-12-20 09:57 米饭 丘文亮/杨逸菲猎焦网分享
0参与
猎焦网新闻中心


“我/浮沉了十数年///在星空里闪/带着惘然//请你容我别去前//赠出这阙歌/来日某天再相见//但愿用热烈掌声欢送我//在日后淡淡一生也不错//那暖暖双手最后可永远伴我//何用再得到更多//仍没有一丝悔意////”。

    今年再次聆听哥哥的这首歌时,忽然被它触到了自己的魂灵,它似在讲述着类似我等这样的人的故事。

    的确的,过去七八年间,我在文学的路上怎么走过来,不知情的人是不了解的,更谈不上理解我的那种固执的坚守。了解一点的同学或朋友吧,却又多在表面上看见到,我在空间里时常发些日志说说,仅此而已。有些有心在看我的拙作的朋友,有时也会在上面评论一条,点赞一个,或转发转发;然而真正心心相印,与我诚心交流的朋友,还是少数的。

    一个人最初坚持下兴趣或者理想,我想是不难的;如果一如既往或是愈挫愈勇的坚守他的兴趣或者理想,却又很难,甚至于中途放弃、从此放弃了。旧时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的我,看到那样的朋友实在也不少,眼看着身边原来一群怀有同样梦想的朋友渐渐走远,消失着,消失了,而是走向一味为着生存的另一边去了。一下子,在这个真实的社会生活中,我感觉到自己同志式的朋友少了。像往日的高中好友也是同志的刘钦彬,现今,与我的距离也拉得越来越远。似乎,应该就是了,我失去了那样的一位好友,真的。

    是的,我欣慰着五年前的刘钦彬;时间也过去不久,眨眼眼前,在我面前的刘钦彬,已不是五年前的刘钦彬了。他已是转向了完全世俗的社会道路上,全心全意扎到了他的工作里头去了,在我也是这样看,为工作诚然需要我们用心;现在的他却失掉着他自己以前想过以文化改良社会的伟大梦想。五年前,我与他一起相处学习生活时,我是深深感受着他的那一份豪情、那一份努力。

    着实是,人的梦想会改变;我却发现,人好的梦想却时过境迁而放弃。人有梦想,这梦想那怕在变了,但终其一生有着梦想,我觉得本没有什么所悲哀的。可是,那些好的梦想却一经与真实的社会接触,迅速就破灭,在这破灭之前或之后,毫无反抗之力对他所面对的生活,最终是彻底的破灭了。为此,我感到心疼,也感悲哀。工作这三年里,我就看见着这样一些些朋友在破灭着自己原来的好的梦想。生活固然是社会人的根本组成部分,倘若彻底的为了生活,要完完全全放掉自己好的梦想,我觉得是悲哀的、可惜的。

    上半年以来,我确确实实的动摇过自己的文学梦想。曾打算像我的一些同学那样去好好创业,赚多点钱过上好的生活;现在也不曾会感到自责的是,我如果有天真去了做生意当老板了,却不会完全放弃我的这个梦想,我要努力地坚持下去,更好一点的坚持着,求得进步;纵使我没再取得更好的成绩,但还是可以给我的心交上一份心安的卷子了。像我那些现在自己做着生意的同学,现在是很忙碌,他们光鲜的背后实是很忙碌的;如果我加入了这一行后,难保我可不忘初心?实在也难说,可能我能确定的一点,就是我能不轻易的去忘掉自己原来的梦想,已坚持多年的梦想。

    早在七八年间,我却也孤独的坚持着。严格来说,初中到高中,包括上了大学后的大一,这些年里,我便在自己的日记本中,一张张白纸里写着文章,坚持的写着。回想那些年,应试教育的高中阶段里,有这样梦想的人,实为不多,而这样坚持的写着文章的人,我以为也还是少数。当初,我的很多作品并无发表出去,知道的同学朋友同时很少很少。实际上,我就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,继续写着东西。在此,我再一次承认自己当年的无知,不懂怎么把自己的作品投稿到一些报刊,或发表在网络上。

    在那些年的日子里,确实最多的与自己的心交流着。我曾用古体诗歌批判那些应试教育下的多数同学,只把自己的时光都用到了学习上面;我曾以古词嘲笑那些只外修其表的社会人,也有在招呼志同道合的同学一道为共同的梦想去努力;我曾写下在我学校里那些善良的阿姨阿叔的散文;我也曾写过抨击社会上那一些不良现象,并且想了改善现状的杂文……

可这些心声却只是多以我清楚而已……

    然而,这样的情况在此后还在延续着,另一种的形式在延续。

    没错,这五六年里,我开始了更为主动的更多的公开发表着自己的点点作品。在腾讯扣扣空间里,在新浪博客、天涯博客、博客日报与美国中文网这些最常发表作品的平台上,在我失恋最为迷惑最为心痛最为悲哀的时间段,我确实荒废了一段时间发表自己的作品,然而还不至于在那一年多里完全不去发表作品;这几年里,没能坚持持续的发表作品,却又还在坚持着发表作品。又是在这几年里,我发现我身边以前喜爱文学做过文学梦的同学朋友,确实也越来越少写东西了,他们不在做着自己的梦想。也许他们发现这不是他们自己的美梦,反是会阻碍他们学习或生活的“美梦”。尤其在这两年多中,好一些大学里认识的同学朋友,在他们的腾讯空间里面,我多次访问过这样一些朋友的空间里的日志,却还是在他们大学里写的。现在呢,他们这样一些人时常在发表平时生活中点点欢乐哀愁的说说、图片,有一些人的说说则是那些推销自己的淘宝店、实体店。这些说说、图片,看了之后,我倒也不完全失望,因为他们到底是在,用文字以说说微博微信等的形式记录下他们自己的生活、人生、感情与困扰等,我认为这也是文学的一种。在我看来,中国未来的文学会出现越加繁荣的另一条路子,就是主要以新浪微博微信等形式的碎片式的文化、文学;但这一点又还须积淀、还须凝重与还须提炼,并非像当前诸多诸多如,“哈哈哈,今天天气很好。哈哈哈。”的图文。

    看我文章的人虽越多起来了,也得到不少网民和我同学朋友较为一致的认可。即便是认可,我又在质疑着。“认可”的朋友真真正正的共鸣或争鸣我的所想所思吗?好些表面上的点赞,好评和赞同;相反的,有他自己与我不一样的见解,反对我的看法,请问有无真的看过我的文章后,能真心自己在想后来与我交流探讨过吗?在我也看见了,当前缺乏阅读的中国人中诸多人却像在吃快餐式的读着他人的文章,看着他人的图画,诚然这是现当代中国人对待文化的真实态度。看到他们的认可或不认可的看法, 我确实也会在看到它的第一眼时,我会有些高兴。但再深入的去想想,我又不以为然,再而感到了孤独寂寞。真的阅读者,他是有心的在读作者的作品,在自己所真感所真想之后,与作品真心的交流,纵使他讨厌有些作品,纵使他误断有些作品,那该是次要的方面了。未来文化强国下的中国,会越多起这样的读者来。到那个时候,我相信:真正好的作品会被更多的读者所发现,也会从中受益,而那些作者便会再得到更好的、更多的恩惠,从而写出更优秀的作品。中国的读书界,往往被历来的名气所迷惑,所吸引;缺少竟然是追随自己的心,根据自己所断,然后才去多读一些真正的大作名作。

    所以因此,我又还有着这样一种孤独,便是我的作品,因我只是一个极为普通的作者而缺乏与我真诚的交流。有过这样一段时间里,我以“南方‘韩寒’”的名声在发表作品,那时,我好一些作品还得力于“韩寒”,便来和我一些交流,或与我争鸣。然而这过后,也就是现今这两三年间,以“丘文亮”的名声发表作品了,发出声音后,却至今无多少鸣声。确实也是我现在的作品不够好,或很有一些是坏的,所以也导致他们不来和我的作品交流。但一些作品确实还可以,也未有多少的鸣声。在这里,我并无对那些名人名流因而眼红,却也在这两三年里,较为深刻地感受着,中国文化界阅读的心态,依旧无多大实质性的改善,它是这样的,你是有名气的作家,我就看好你的作品,你是有名气的明星,我就关注你的话语。如此的阅读心态,是不正常的,未来文明的文化界,它会变成这个样子,当你的作品是好的,会有更多不看重你名气的有无而去好好看你的作品的读者。到此,我以为,那时的中国文化界,或是在中国里,将出现越来越多喜爱阅读的中国人。那时候,同时我们的文化会真正的强大起来,复兴开来。

    那过往和现今的孤独若是再来袭,我也不怕。怕的应是我孤独寂寞的心,没有再发泄其中的悲愤,没有再留下其中的欢喜,也没有再说出其中的担忧。孤独寂寞的我,在被真实生活与理想冲突又有可能统一的生活里,我仍将继续写下去,更好地写下去。

深夜里,我查看到了明末清初学者程允升《幼学琼林·身体》里的这句话,“一息尚存,此志不容稍懈。”对这,我是既感动于心,却也有不已的自愧。

 

本文摘自于青年作家丘文亮的博客日报中。

 

 

 

责编:杨逸菲

编辑:米饭
本站作品,转载请注明出处,违者将被追究其责任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应聘猎焦网编辑
猎焦头条
相关分类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
返回顶部